传统手工融入现代工艺新疆艾德莱斯绸涅槃重生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20-01-16 09:07  点击:

  记者近日到吉亚乡采访,发现乡里轰隆隆的织布机器多于咯吱咯吱的木质织布机,现代工艺在逐步替代传统手艺。仅存的手工老艺人在努力保护父辈传承下来的工艺,而年轻的现代织绸工人则努力为艾德莱斯绸注入新鲜血液,推动艾德莱斯绸涅槃重生。

  “左20下,右20下,木卡(维吾尔语“梭子”之意)来回穿梭在丝线厘米的艾德莱斯绸,每天梭子要在我手中跳跃5万次。”在和田市吉亚乡17村的一家艾德莱斯绸手工作坊里,78岁的麦麦提·依明一边低头织布一边告诉记者。这位老人是全村仅剩的用手工技艺编织艾德莱斯绸的5位老人之一。“我是我们家的第五代艾德莱斯绸传承人,我手中的这个‘木卡’已经有300年的历史了,虽然这个‘木卡’是用牛角做的,不值钱,拿到街上连5块钱都卖不了,可在我眼中却是无价之宝,出10万元我也不卖。”麦麦提·依明笑着说。完整没有编织错或者没有打结的艾德莱斯绸才算完美,艾德莱斯绸按6米长、40厘米宽为一个单位出售。一般来说,市场价卖200元的一块艾德莱斯绸,有160元是原料费。麦麦提·依明花费两天完成的一块艾德莱斯绸手工费仅有40元,如果在编织过程中出现打结情况,那么一个结就会扣去10元,手工费会更少,所以,已经高龄的麦麦提·依明要时刻保持清醒和精神高度集中,才能让一块美丽的艾德莱斯绸完整地编织出来。一个月,麦麦提·依明最少有1500元的收入。在手工作坊里,记者看到老人坐在织布机边,他娴熟地用手来回摆动“木卡”,脚底下还要踩着六根连接丝线的木条,用手上下上下地刷着,当脚和手配合一致时,艾德莱斯绸才能顺利“出炉”。麦麦提·依明眼神有些暗淡地说:“现在愿意用织布机织艾德莱斯绸的年轻人太少了,他们嫌赚钱少,去捡玉石了。现在的年轻人不愿吃苦、怕吃苦,想快快赚钱、多赚钱,可是传统的东西就是要用手精雕细琢,才能产生它的价值。现在村里只剩下我们5个手工编织者,我们的年龄加起来都超过350岁了。”随着社会的发展,麦麦提·依明非常担忧艾德莱斯绸手工编织技艺的前景,他明白,传统旧手艺难免会被新科技所淘汰,他不敢想象,当手中五代相传的木卡在未来的某一天离开手工织布机休息了,自己会是什么心情。

  “等一下,我去换一件美丽的艾德莱斯裙出来,做裙子的艾德莱斯绸是我自己织的。”看到记者前来采访,吉亚乡家庭作坊工人帕提古丽·海力力兴奋地跑进房间换衣裳。不一会,帕提古丽·海力力穿了一件红、蓝、白颜色相间的艾德莱斯裙出来,她微笑的表情显然比之前自信多了。今年35岁的帕提古丽·海力力是一位离异妇女,现在在乡里的家庭作坊给别人打工。“我21岁嫁给前夫,每天忙着种地干家务,丈夫当时在家里用手工编织艾德莱斯绸,我很感兴趣,25岁那年他教会我织艾德莱斯绸,后来因为感情问题我们离婚了,3岁的儿子跟着我,我当时担心自己怎么养活他。”提起往事,帕提古丽·海力力有点难过。“你现在过得挺好啊,技术比刚来时娴熟多了。”“你的生活越来越好了,都是靠你自己努力的。”旁边工人的你一言我一语,把陷入伤心的帕提古丽·海力力唤回来。“是的,我有手艺就可以打工赚钱,现在每个月工作25天,有3000元到5000元的收入,干的多就挣的多,我可以养活儿子和父母了。”帕提古丽·海力力又开始自信地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我们这个家庭作坊共有15个人。除了老板和他弟弟,其他都是雇来的工人,机器每天从早上8点开到晚上10点,可以织出7件完整的艾德莱斯绸衣料,机器的出错率比较低,我们的出活效率很高。”

  一件接着一件的艾德莱斯绸在机器上交错纺织着,帕提古丽·海力力认真地操作着机器,空闲中她告诉记者:“我织艾德莱斯绸有10年了,自己家离这个乡有112公里,我一个人在这里租房子住,现在儿子13岁了,我周末回去时,就教他织艾德莱斯绸,但是他必须先上学,没有文化在现代这个社会是会被淘汰的,这门手艺也必须要学,我想让他把这份传统手艺传给下一代。我感觉,我拥有这份工作,是幸运和幸福的。”

  7月24日,和田市吉亚乡17村村民买买提·依明家中传来织布机的沙沙声,4台织布机忙碌地织着色彩绚丽的艾德莱斯绸,坐在一旁的买买提·依明正在整理刚刚手工扎染过的蚕丝,准备上机器。

  从老一辈们制作一块艾德莱斯绸需要煮茧、抽丝、扎染、手工织布等工序,耗时一个月做成一件衣料,到今天从内地买进蚕丝、手工扎染、机器织布,一天织一件衣料,吉亚乡1780户村民将艾德莱斯绸传统技艺和现代工艺相结合,让艾德莱斯绸变得更具时代性。

  买买提·依明今年35岁,12岁那年,父亲就开始教他如何抽丝、扎染、织布,调皮的他总是不愿意好好学。

  “父亲教我做艾德莱斯绸的每一个步骤,让我从中挑选一个我喜欢的让我专攻,可是我觉得每一个都特别难,抽丝会烫到手,扎染要调色、配色,织布又耗时。”买买提·依明说。但是,在父亲的逼迫下,他还是学会了每一个步骤。

  21岁那年,买买提·依明成家后,他和妻子开始靠手工编织艾德莱斯绸挣钱,妻子煮蚕、抽茧,买买提·依明扎染、织布。“当时一个月能挣1000元左右,家里还有几亩核桃地,生活还算不错。”买买提·依明说。

  2008年,买买提·依明发现艾德莱斯绸的市场需求量在增加,仅靠手工织布根本跟不上市场需求,于是他买了第一台织布机。

  “把扎染、拼好图的蚕丝放到机器上织,随着沙沙的声音,成形的艾德莱斯绸一点点呈现在我面前,机器织的真是太快了。”买买提·依明对第一次用机器织艾德莱斯绸的情形记忆犹新。

  用传统手工艺织一件艾德莱斯绸需要一个月时间,用机器一天就能织1件。有了机器,买买提·依明和妻子一下变成了“闲人”,除了扎染、图案设计、捆扎工序,其他工作全部交由机器来做。

  于是他和妻子开始研究如何配出更好的颜色、设计新的图案等,传统的艾德莱斯绸有花卉、枝叶、巴旦木杏、苹果、木梳、栅栏等图案,有黑、红、黄等颜色。在夫妻俩的努力下,两人在传统图案的基础上,设计出200多种图案,颜色上增加了10多种。

  2009年,买买提·依明给自家编织的艾德莱斯绸注册了商标,取名“玉花”,同年购买了3台织布机,其中一台,乡政府给补贴了5000元。

  买买提·依明很自豪地说,现在一个月能生产200件艾德莱斯绸,一件按批发价200—250元计算,一个月有四五万元的收入。

  “去掉4个员工的工资、材料费等,一个月我的纯收入最少也有1万多元。”买买提·依明说,“今年年底,我还要再买4台机器。”

  买买提·依明最近打算到土耳其和乌兹别克斯坦学习,学一些新技术和配色、图案等新技艺,“传统的技术不能摒弃,先进的技术也不能拒之门外,两者相结合才能呈现出更美的艾德莱斯绸。让我的‘玉花’穿在所有女士身上,是我的梦想。”买买提·依明说。

  和田市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和田市吉亚乡自古以来是艾德莱斯绸的集中生产地,身怀祖传绝技的吉亚乡人,对艾德莱斯绸情有独钟,推动了艾德莱斯绸产业的发展。

  “艾德莱斯绸的名牌效应,使艾德莱斯绸生产成为振兴吉亚乡经济的支柱产业,加快了吉亚乡致富奔小康的步伐。”吉亚乡乡党委书记杨永淳近日说。

  近几年来,在政府的扶持下,吉亚乡成立了艾德莱斯绸专业技术协会,协会建立了统一的培训营销队伍,扶持织绸大户,并在政策、资金上也进行扶持,目前全乡专门从事艾德莱斯绸销售的经纪人达15人。现在艾德莱斯绸产品不仅在全疆均有销售,并远销至北京、广州、上海以及日本、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25个国家和地区。

  据悉,吉亚乡现有住户4000余户,其中艾德莱斯绸织户1780户,艾德莱斯绸织机1895台,织绸厂一家。吉亚乡一天平均生产艾德莱斯绸7000多匹,每匹批发250元,日创收益175万元,年创收益6亿多元,艾德莱斯绸织户年人均收入1.343万元。

  吉亚乡有1.13万名妇女,65%的妇女以纺织艾德莱斯绸在家门口实现就业,吉亚乡2000多户8600人依靠艾德莱斯绸产业摆脱了贫困。

  吉亚乡铁热克力克村农民买逊买·吐肉孜家曾经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现在靠生产和销售艾德莱斯绸,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家里不仅盖起了200平方米的新房,还买了一辆汽车。

  “挣上钱了,家里的条件也越来越好,这都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扶持和协会的引导。”买逊买·吐肉孜高兴地说。

  艾德莱斯绸是新疆极富民族特色的产品,历经千年的传承演变后依然深受全疆各族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喜爱。

  然而,在现代工业化的浪潮中,由于传统艾德莱斯绸手工制造工艺相对复杂,纺织效率极低,又无现代营销渠道,这个古老的工艺一直面临失传的危险。

  为了抢救艾德莱斯绸的传统手工艺,和田地区当地政府也曾进行过诸多努力,比如注册商标、开办免费学习班等,2008年,艾德莱斯绸还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努力效果甚微。

  对于传统的手工艺,我们一直怀着复杂的感情,一方面为它们濒临消失而担忧。他们以直观形式保存着我们对文化形态的记忆,用一丝一缕把我们与中华民族文明伟大的历史“编织”在一起。每一次凝望那精美、华丽的艾德莱斯绸,很多人会油然而生强烈的文化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

  另一方面,我们也为传统手工艺孱弱的市场竞争力无奈。目前,大部分的手工业还是以前传统手工业的延续,没有以一种现代商业模式去运营,手工业与现代设计是割裂的,缺乏流行意识、品牌意识,更缺乏现代文化功能。

  艾德莱斯绸传统手工艺的浴火重生,亟需有识之士从精神层面反思和审视。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扬弃过程。我们要把传统手工艺对生活和自然的理解融入其中,深入地去挖掘其文化内涵,并和现代意识相结合。

  传统手工艺的发展并不是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就万事大吉了,它们必须适应现代产业、现代文化、现代生活,必须以竞争求发展。同时,又不能按工业对待,要遵循手工生产规律,保持规模小型化、所属私营化、生产作坊化、结构一体化。从国内外一些特色传统手工业的成功转型来看,只有融生产、制作、交易、表演、陈列和研究于一体,把产业变为手工艺人安身立命的家园,才是长久之道。(记者 再努冉·安尼瓦尔 热依达 谢凡)

万博

上一篇:成都老官山汉墓织机被复原并首次展出 耗时三年

下一篇:如何避免 剑杆织机剑头、剑杆带磨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