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柯美Single Pass震撼开机!一年帮印花厂减少900万停机损失!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19-12-06 07:03  点击:

  今天,柯尼卡美能达携手深圳同益新在东莞厚恒数码有限公司召开“柯美亚洲首台SP-1开机仪式”,张看也终于见到了去年朋友圈的“网红”。

  柯尼卡美能达(以下简称柯美)株式会社产业印刷事业部纺织事业推进部部长谷上直也先生、柯尼卡美能达办公系统中国有限公司IJ数码印花部部长周毓青先生、同益新中控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林金伟先生和同益新中控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谢荣奎先生,以及数百位数码印花企业家参加本次开机仪式。

  随后,跟随舞狮参观同益新(东莞厚恒丝绸)数码印花车间,柯美中国区数码印花部周毓青部长和同益新林金伟董事长启动SP-1 single pass,与在场嘉宾共同见证柯美活性single pass 高速生产!

  柯尼卡美能达中国数码印花部周毓青部长发表了欢迎致辞,激情豪言“从今天开始,柯尼卡美能达将改变中国纺织印染行业的格局!”

  周毓青表示,传统印染转向数码印花是大势所趋,我们希望通过一两年的努力,把柯尼卡美能达Single Pass的口碑做好,吸引更多印染厂向数码印花转型。他预计,在2020年下半年将会迎来一个爆发点。

  深圳同益新总经理谢荣奎:同益新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丝绸数码生产基地,厚恒拥有数码印花日产能超过10万米,同益新还用有强大的创新能力。2018年设计原创花型20000多个,平均打样转化率达到90%。同益新愿与广大同行一起,开创中国丝绸文化的新文明!(开机仪式后,印花社对谢总进行了更深入的专访,将会在近期发布!)

  柯尼卡美能达(以下简称柯美)株式会社产业印刷事业部纺织事业推进部部长谷上直也先生

  柯尼卡美能达已有146年历史,比美国GE公司还悠久。我们早在1999年就发布了第一台纺织数码印花机,今年刚好迎来了第20个年头。

  谷上直也认为,数码印花将是全球大势所趋,很多传统印染客户都在向数码印花转移。他预测2021年数码印花的需求量将是2016年的一倍还多,其中亚洲市场保持着全球最高增长率。

  目前,SP-1在全球已安装了6台(法国、葡萄牙、意大利2台、土耳其2台),今天非常高兴见证中国首台SP-1的正式公开亮相,这也是SP-1在全球的第7台。对我们来说,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场,柯尼卡美能达在中国有自己的工厂和销售公司,希望把柯尼卡美能达在中国市场推向更高高度。

  柯尼卡美能达的强项在于自己生产主机,自己生产墨水,自己生产喷头,这是大部分同类设备商所不具备的优势。我们始终坚持用最好的技术服务,为柯尼卡美能达的用户创造更高价值!

  Nassenger SP-1设备拥有4个打印模式,您可以根据打印花形的难易情况,自行可调整不同的打印模式。其中最快的打印模式,可达到6400㎡/小时,近乎与传统的印花速度。

  这是针对Nassenger SP-1打印机的专用打印喷头组,可根据需求调节墨滴的尺寸大小,即使在超高速的情况下,也可实现高画质。

  为了减少停工时间,柯尼卡美能达的Nassenger SP-1有其特有的技术。

  1、通过摄像头,可自动调整喷头的着墨点的位置,无需人工调试,减少停工时间。

  2、遮光补偿功能:通过微型摄像机分析各喷头的状态,进行遮光补偿,消除浓度色差

  3、喷嘴补偿功能:利用红外线检测,自动将堵塞喷孔两边的墨滴大小变大,弥补喷头堵塞而出现的白线

  另外,Nassenger SP-1在打印精细几何花形时,可以利用边缘羽化功能,解决有规律的色斑效果。能及时显示打印机的状态,操作员可通过错误信息的显示,对设备现状做到一目了然。

  研讨会上,周部长邀请了广州元晴数码总经理匡经吉,绍兴艾柯数码总经理陈惠众和杭州梅西数码总经理曹群作为柯美的代表客户,上台进行深度交流。

  广州元晴数码总经理匡经吉:我们购买了很多进口设备,因为我们的客户都是很高端的品牌,对印花品质要求严,我们更加追求稳定性。所以,我们在年初上了一台柯尼卡N10。以往,我们每年在喷头方面的投入很大,特别是春节放假回来之后,要更换很多喷头。而柯尼卡美能达的喷头只需要放在保湿液中10天左右就可以正常使用了,这为我们节省了不少成本。

  绍兴艾柯数码总经理陈惠众:喷头对于用户来说是关键,我们的柯尼卡机器四年用下来,一个喷头也没坏过,机器很稳定,小毛病虽有,但售后服务反应很快。在进口机里面,柯尼卡的机器有性价比优势,并不比国产设备贵很多,柯尼卡喷头和墨水都是自己的,综合性价比很高,比如柯尼卡美能达的活性墨水现在也可以做到200元以内了,国产墨水也差不多要150元左右。

  杭州梅西数码总经理曹群:我们工厂有很多数码印花机,前后更换了七八十台机器,我每年都要投入一两千万采购新设备,其实资金投入已经超过一台Single Pass机器的价格了。从未来趋势上看,Single Pass梅西一定会上,我和柯尼卡也就这个方面谈了四年了,我在等待这款机器更加成熟,看它能否解决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今天观摩了SP-1的开机仪式,在减少用工方面令我印象深刻。

  另外,曹群认为:数码印花今后必须往高端走,追求更高的附加值,我们应该与传统印花争份额,而不是互相打价格战,因为低价竞争只会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客户!

万博

上一篇:嘉兴建筑模型植砂机制造商

下一篇:刘生友:从保全工到织机维修“专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