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报告文学 张小泱:就业季(第十章)科技革命与新时代

作者:万博  来源:万博manbetx官网  时间:2019-10-21 05:49  点击:

  18世纪,很多工人被蒸汽机取代;19世纪和20世纪,很多工人被汽油机取代;而21世纪,越来越多的工人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科技给人带来便利和社会的进步,同时也成为人类的竞争者,一部分人甚至大部分人的失业则成为必然。很多密集型工种将会消失,这是必然。

  不得不说的是,笔者在进行大学生就业以及生存现状这一主题的写作之前,已经深刻地体会到世界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变革之中,而这个变革是属于全人类的,中国不可避免地会卷入这场变革中。笔者将在最后一章具体阐述这场已经悄然来袭的巨大变革,因为,它与正处在人生十字路口的80后、90后大学毕业生们息息相关。

  在人类文明史上,有一种奇特的现象,那就是:某个看似无足轻重的小东西的出现,却能像投入湖水中的石子一样,引起阵阵涟漪,并引发剧烈的震动,最终改变世界的历史进程。为了尽可能让读者体会到这种变化,我将举出几个生动的例子,以供参考。

  弓箭具体出现在什么时期已经不可考,但据考古学家证实,早在三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了弓箭。弓箭的构成现在看来非常简单,不外乎就是弓身、弓弦和箭,但对于旧石器时代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复杂而伟大的发明。

  旧石器时代,人们大都过着游猎生活,在山川河泽中狩猎是他们最主要的生存方式,而他们最常用的武器就是由树木和尖利的石头制作的长矛。与更为早期的木棒相比,长矛无疑有许多优势:首先是锋利,然后是长度优势。然而,即便如此,在面对很多大型野生动物的时候,长矛仍然显得不够强大,以至于常常发生猎人被野兽伤害甚至咬死的事件。在日渐发达的智力和长期积累的经验双重作用下,人类最终发明了弓箭:一根有韧性的木头,以一条动物筋索拉弯,然后配上一支装有尖骨或者石镞的箭支。这种新型武器的最大优势是可以远距离发起进攻,从而避免了近身搏斗带来的风险,在提高狩猎成功率的同时又降低了猎人的伤亡率,可谓是“一箭双雕”。

  弓箭的优势使得人们的狩猎开始出现富余,猎人们打到的猎物逐渐超过了他们果腹所需要的数量。对于那些吃不了的猎物,他们不能随便杀死,因为容易腐败变质,又舍不得放掉,于是他们脑洞大开,选择既不杀死也不放掉,而是将那些尚未死亡的动物进行圈养;当繁殖的数量逐渐增多,所圈养的动物渐成规模,于是就出现了早期的畜牧业;畜牧业的出现,要求人们定居下来,于是跋山涉水到处游猎的生活状态得以终止,人们开始建造房屋、村寨和城镇,并最终导致城市的出现……人类文明进入成熟期。

  当然,这只是弓箭带给人类文明的“第一波”影响,在其后的数千年乃至上万年历史中,弓箭一直都是人类最主要的武器之一,而且时时刻刻影响着人类前进的步伐,改变着世界的政治格局。匈奴、柔然、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用弓箭让中原王朝应接不暇,游牧民族叫板农耕民族的资本就是战马和弓箭;帕提亚人用弓箭在卡莱全歼罗马帝国四个军团,成功阻断了罗马帝国向西亚扩张的步伐;欧洲中世纪,英格兰和法兰西在百年战争中最精彩的一战“阿金库尔战役”,英国长弓手万箭齐发,大量射杀装备精良的法国骑士,以少胜多,大获全胜,进而影响了中世纪时期的欧洲局势……这些实例,无不深刻影响了当时当地的历史进程。

  铁的出现带来的影响是世界性的,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可以用一大堆数据来证明铁对全世界的积极影响,但笔者只想表述一下这种金属对中国的巨大影响。

  建立于公元前1046年的西周王朝是典型的“青铜时代”,与青铜器一同成为这个时代的特色的,是严格意义上的封建制度。因为生产力低下,周天子并没有能力完全治理幅员辽阔的华夏世界,于是只好将天下委托给他的亲人、功臣和前朝遗民。这么一来,周王朝境内就形成了若干个国家,也就是诸侯国;而诸侯国也被划分为若干小的领地,称为采邑,其统治者称为大夫。与欧洲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附庸关系一样——“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周天子无权干涉诸侯国内的大夫,大夫也不用对周天子负责。

  这是一个稳定而僵化的社会,井然有序而又等级森严,而诸侯与诸侯之间,基本上呈现势均力敌的势态。最强大的政权,无疑是周天子。

  但最终,这种制度还是被打破了。位于周王朝北方的晋国,被三家卿大夫所瓜分,并被周天子册封为诸侯,此即历史上有名的“三家分晋”,这标志着封建制度彻底遭到破坏。

  与封建制度相辅相成的另外一种制度是“井田制”。西周建立后,被开垦的土地以道路沟渠分割成“井”字,因此得名。从井田中所得贡赋是周天子和诸侯的主要经济来源。在当时,土地并不紧张,在井田之外,是大片未开发的原野。

  一定会有人心存疑问:“既然有那么多空闲的土地,为什么不把它们全都开发出来,用来发展经济呢?”这倒不是当时的统治者愚蠢或不积极,而是实在没有能力。当时的中国人,最常见的金属是青铜,打仗用的兵器是青铜器,耕作用的农具也是青铜锻造的。青铜质地柔软,虽然易于锻造,但也容易发生变形。为防止变形,通常由青铜打造的农具一般都不会很大,比如耜、铫和镰,其长度均在十厘米左右,而且相当宽厚。

  当青铜被冷落后,中国农业发展史上也发生了一场“改革”,很多流传至今的新式农具成为了农业耕作的新宠。

  铁器大量应用的最直接结果就是生产力的提高。在使用短小的青铜农具耕作时,大量的劳动力被捆绑在狭小的土地上,工作效率极低;而铁的质地十分坚硬,可以广泛应用,并且随着冶炼技术的提高,其成本也在降低,直到如今铁器也是人类应用最为广泛的金属。从春秋中期开始,人们开始用这种黑不溜秋的金属锻造体积更大的农具——大到什么地步?大到凭借单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使用——巨大而锋利的铁犁出现了!而当时普遍饲养的牲畜牛,则成为这种新式农具的驱动力。

  铁犁牛耕是一种简单而高效的耕作方式。在使用青铜农具时,人们通常使用“耜”之类的农具在地上刨坑而后撒种,不但工作进度慢,而且不能保证土壤的松软和活性,影响成活率;而铁犁牛耕只要两个人就可以完成,一人牵牛,一人扶犁,只要走得直,就可以畅快淋漓地在大地上土花飞溅,效率提高了数倍。

  很多人口因此从沉重烦琐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以前十个人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只要两个人即可。当然,诸侯和贵族们不会让自己领地内的庶民和隶农无所事事,当有闲人时,他们自然就会将目光放在“闲田”之上——那是井田之外的大片丛莽荒原。于是,中国农业迎来了一次大飞跃,大量的野地被开垦为良田。与井田不同的是,新田地没有阡陌纵横的“井”字标志,就是说它们算不得封君分封的土地,因此封臣不用缴纳贡赋,同时这种土地更为肥沃,产量更高,贵族们大赚了一笔。随着大片新的土地被不断开发,象征周天子王权的井田制开始坍塌瓦解。

  铁器出现导致井田制崩溃,周天子失去了制约诸侯的利器,因此,以分封土地为基础的封建社会就失去了它的魅力,一大批新土地上的新贵族开始抛弃周天子和他那套延续了近八百年的封建制度,中央集权的到来就成为了必然。

  毫无疑问,在当时的中国,像“三家分晋”这样的事件是层出不穷的。这是由一种经济制度转向另一种经济制度,一种社会形态转向另一种社会形态时必然产生的状况,而紧随其后的“田氏代齐”(齐国大夫田氏废掉原君主自立为诸侯)和三家分晋一样具有典型意义。这些事件都是铁器取代青铜器、新田取代井田、中央集权取代封建分权的历史的浓缩版。

  最早影响现代文明进程的事件是一次关于科学和技术的革命,它有一个专门的称呼:科技革命。到目前为止,科技革命共发生了三次,其中,第一次科技革命的代表就是瓦特改良蒸汽机。18世纪60年代至19世纪中期,英国资产阶级通过海外贸易、贩卖奴隶和殖民掠夺积累了大量资本。而后,英国贵族的圈地运动造就了大批雇佣劳动力,而手工业的发展又为英国积累了一定的生产技术。因此,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殖民国家,国外市场急剧扩大,但落后的生产设备和交通工具让英国的工业发展始终很缓慢。

  英国有丰富的煤矿、铁矿资源,但大都分布在山地和丘陵地区,这就导致一些工厂只能分布在交通不便利的丘陵和山地,因此,解决与原料地之间的交通问题成为英国工业发展的一个关键。英国工业的先驱是纺织业,虽然“珍妮纺纱机”的出现带动了第一波英国的工业革命,提高了生产效率和棉纱质量,但当时英国生产的棉纱和中国、印度这些亚洲古国的棉纱比,还是存在很大差距的。首先是产量低,其次是质量差,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

  18世纪60年代,瓦特在纽克曼蒸汽泵的基础上成功改良了蒸汽机,改良后的蒸汽机体积小、省燃料、效率高。体积小的优点首先解放了蒸汽机本身,旧式蒸汽机只能在煤矿上服务,而改良后的蒸汽机可以成功运用在其他设备上,以至于蒸汽纺纱机、蒸汽轮船以及蒸汽机车的出现成为可能。

  终于,蒸汽机和纺织机结合在一起,在当时,蒸汽机是无与伦比的动力系统,它能连续不断地为纺纱机提供动力,而且纺纱速度远远快过人力,生产力得到第一次大解放,从资金投入和数量上解决了棉纱的问题。其次,在此之前,英国纺纱的主要原料是棉花和亚麻,即便是效率已经非常高的珍妮纺纱机,因完全是靠双手操作,纺出来的棉纱也是粗细不均匀的,而且纤维与纤维之间的紧密性很差,其质量和中国等传统纺织大国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然而,蒸汽纺纱机因其力道强劲且施力均匀而改进了英国在人力上所达不到的纺织技术,一下子就提高了他们的产品质量。

  棉纺织业技术的进步,使得英国纺织品生产率大大提高,产品价格也大大下降,对欧洲大陆的棉纺织业形成了致命的冲击,中国出口到英国的棉纺织品从此也就失去了竞争力,英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纺织业的霸主。

  与此同时,蒸汽机还与交通工具相结合,改善了世界的交通条件。将蒸汽机安装到船舶上,就成了蒸汽船;将蒸汽机安装到车子上,就成了蒸汽车。蒸汽船和蒸汽车的出现不但提高了运输货物的重量,而且加快了运输货物的速度,这就保证了生产效率提高后随之产生的货物运输问题的解决,而且蒸汽火车的诞生对当时的人们来说简直就是一次精神上的巨大冲击——史蒂芬孙第一次修建铁路时,人们无法想象他所修建的怪东西,人们不理解他,甚至攻击他,从后面用石头投掷他。但历史证明,所有怪异的一切,都极大地推动了世界历史的前进步伐。大英帝国的崛起与扩张,标志着西方世界的文明水平开始超过东方世界,全球开始进入西方现代文明时代,而为这一切提供动力源的,正是那个不起眼的蒸汽机。

  毫无疑问,如今的你我,正处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风口浪尖之上,如果再过一百年回顾这段历史,一定是波澜壮阔,恢宏到无以复加的!

  在第一次科技革命中,出现了改良蒸汽机;而在第三次科技革命中,则出现了计算机和互联网。

  事实上,第三次科技革命是从20世纪中叶就开始了,以原子能、空间技术、电子计算机以及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主要标志。这次革命涉及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生物技术、空间技术等诸多领域,它的出现,既是由于科学理论出现了重大的开创性的突破,以及一定的物质、技术基础的形成,也是由于社会发展的需要——全球的需要,更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饱受战争创伤甚至是满目疮痍的世界各国对更高、更新的科学技术的迫切需要。

  如今的时代,不是宗教的时代,不是道德的时代……而是科技的时代,“科技”主导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不再津津乐道于政治和军事革命,而是醉心于另外一场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革命——“科技的革命”,只不过你没有发现罢了!今天又有哪家公司发布了具有全新功能的个人电脑,某手机是不是又推出了新一代产品,是选择低价稳定的传统空调还是昂贵而新奇的新型空调……这些都是人们对科技的全新关注。而之所以关注,是因为它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它细致而周详地影响并改变了你我的生活方式。

  美国生态学家、未来学家斯图尔特·布兰德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科技是今天唯一的新闻。每天翻开报纸和杂志,读到的不外是来来去去的‘他说’和‘她说’,政治、经济、时装……这些东西都在不停地反反复复,正所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人的本性是没有多少改变的,唯有科学技术才是真的在改变!”

  身为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一分子,如果能弄清楚这一点,弄明白这个时代的特殊性,弄清楚你我正生活在一个充满瞬息变化的特殊的时代,那么对于一个人的生存和未来是至关重要的。

  举例来说。当我写下这些文字时,我并非真的是用笔在纸上写,而是轻轻敲击键盘就能达到这个目的;而后,为了保证所写的东西不因意外而丢失,我可以将其上传至云端,这样一来,即便是发生了诸如硬盘损坏之类的意外,我也能轻松重新获得自己的文稿,而不是用传统的方式复印一份甚至誊抄一遍;然后,当我需要人物素材时,我可以在网上的论坛中发布消息,寻找合适人物作为我的采访对象,而不是在万千人海中以极低效率去苦苦找寻;当对一些知识没有足够的把握时,我还可以上网查阅相关资料,或者在某些旨在解决各种问题而设的网站上发帖求证、求助,而不是苦哈哈地在偌大的博物馆和资料馆中爬上爬下……这就是计算机和互联网带给我的超级便利,正因如此,我至少在信息渠道以及工作效率上就已经优于传统作家。

  再举一个例子。依托互联网平台,很多在传统文学界并未留下任何印记的文学爱好者开始尝试在网络上敲击文字,这是最早的网络小说。随着网络的快速发展,这种文学形式也极度地发展起来,形成了一个数据宏大、让人叹为观止的写作门类。网络小说情节紧凑、节奏明快,有着大多数传统文学不具有的活泼性,它的出现极大地满足了生活节奏日渐加快的读者,甚至很多人就是因为看网络小说才成为“网民”的。网络小说的出现让纸质书籍市场遭到冲击,许多在出版界和图书市场非常知名的出版单位和大书店已经关门倒闭,而许多尚未倒闭的也已经不得不开始战略转型。网络小说还对传统文学进行冲击,传统不再神圣,既然科技可以创新,那么文学同样可以创新!在将来,《紫川》《盗墓笔记》这些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将和《封神演义》《水浒传》一样,获得它们应有的文学地位。

  当然,在一个市场经济逐渐取代计划经济并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中,计算机和互联网对人们的影响,更多的是表现在商业形式的改变上。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以前和现在买衣服的不同形式。比如我要买一件黑色、V领、XL码的毛衣,在以前,我要打车去商场,然后要面对的就是在上千件形形色色的衣物中慢慢寻找。当然,最快的方式也是找到男士服装区,然后向服务人员询问:“有没有黑色V领的毛衣?”如果没有,那么我就要转战下一家商场。而现在呢,我只要在购物网站的搜索栏中输入“男士毛衣”,然后在检索栏中勾选“黑色”“V领”和“XL码”,就会跳出几百万件符合要求的商品供我选择。与“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慢慢寻找相比,“呼之即来”的网络式购买显然更符合大部分男士的心意。而这种交易方式的快速、便捷和高效是传统交易模式无法相比的。

  这就是计算机和互联网带给现代社会的便利,至少在当下,我们正处在一个由计算机和互联网主导的时代。当然,计算机和互联网带给这个世界的影响,远非“方便阅读和购物”这么简单。

  科技革命是冷酷无情的,因为它会淘汰一些落后、陈旧和无用的产业;但科技革命也是“普度众生”的,因为它会兴起另外一些产业并给一些人提供新的出路。在科技革命中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危机与机会并存。

  第一次科技革命中,改良蒸汽机的出现提高了纺纱效率,陈旧的手工纺纱机被扔掉,随之被淘汰的,是那些依靠手工纺纱机生存的纺织工人,这是科技革命残酷无情的一面。但是,英国纺纱量的提高,势必要求交通运输的发展,于是,蒸汽轮船和蒸汽火车随之大量出现,这就又导致对铁的需求量的增加。于是,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更多的铁矿工人,并促使英国产生了世界上最早的铁路工人。

  那么,我们正在经历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它所表现的“冷酷无情”和“普度众生”是什么呢?

  我的一个亲戚,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在商场卖衣服,从事这个生意已经将近二十年,但2014年下半年,她却关门大吉改作他行了。问及原因,她说:“赚不了钱,卖不下去,顾客越来越少。前几年经常会有回头客,现在那些回头客也不来了,越来越难干,很是不行了。大家都在网上买东西!”

  这位亲戚只有初中学历,而且毕业后基本上一直都在社会上打拼,没有什么时间充电学习,甚至不会使用汉语拼音,现在用手机打字都是使用笔画输入法,收到她的信息总是看到千奇百怪的错字。我曾经帮她申请过一个QQ号,可是她从未用过,因为不会使用电脑,基本上不上网。与她具有同等文化水平的丈夫基本上和她一样,所以他们在服装店越来越不景气时曾尝试开网店,但终因二人都不会使用电脑而放弃。目前二人一个送快递,一个卖早点。

  这就是我身边一个相当典型的事例。对于我这位亲戚来说,她从事服装生意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在互联网大潮冲来的时候并不能帮到她什么,因为没有行之有效的应对方案,她只能束手待毙,放弃了自己从事多年的职业,被迫改行。

  但是,有一点她却心知肚明,即虽然她因为互联网而失去了服装店,但她的丈夫却因为网购而成为快递员——就像蒸汽纺纱机带动了铁矿工人和铁路工人的兴起,网购模式也掀起了一股快递员的大潮。

  这就足以说明,在科技革命面前,一些新产业、新工种将会诞生、崛起、兴盛,一些旧产业、旧工种将会衰落并最终消失。没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变的,也没有任何事物是长久存在的,而科技革命加速了验证这种理论的步伐,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更新速度远远超过之前任何一种“新事物”,在第三次科技革命中,可能很多昨天见到的东西今天就见不到了,很多今天还在用到的东西明天就被放进博物馆了。

  美国青年企业家委员会(YEC)曾公布过一份报告,这份报告预测,到2020年,将有12个行业可能不复存在,其中,位于前四名的分别是出租车、邮政、造纸、固定电话。

  首先是城市出租车系统。打车软件发展势头迅猛,与出租车“针锋相对”的“专车”兴起。2015年1月8日,中国交通运输部表示将直接使用“专车”一词,承认专车的积极意义,专车已经成为生活节奏日渐加快、经济水平日渐提高的中国人新的出行工具。此外,汽车自动驾驶技术也在不断提升,在不久的将来,城市出租车体系极有可能逐步瓦解,“出租车司机”很有可能会像以“骆驼祥子”为代表的黄包车夫一样,成为历史名词。

  然后是邮政系统。由于人们大量使用电子邮件以及类似的网络通讯手段,现在的邮政系统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其原来的职能,基本上没有人再通过邮局邮寄信件;而且,随着快递业务对乡镇、农村地区的渗透,邮政的包裹邮寄系统也遭遇尴尬境地。

  其次是造纸业。造纸术发明之前,中国古人的书籍主要是用竹简,一本十万字的书,要十几公斤重,无论是携带还是阅读都非常不便。后来,他们被洁白、轻便的纸张所取代;而数字化阅读的兴起,势必会对曾经是世界主流的纸质图书造成冲击。相比纸质图书,数字化图书容量更大,一个读书网站的图书量可以媲美一座图书馆,而一个小巧的阅读器或者手机就可以装下一个图书馆,无论是阅读还是携带,都异常方便。

  最后是固定电话。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推广和普及,越来越多的人丢掉了固定电话,智能手机不但拥有电话的功能,而且人们基本上是把它当作便携电脑来使用,获得信息和数据的速度更加快速和便捷。

  除此之外,随着电子移动支付方式的普及,“钱包”和“现金”可能会越来越少见,现金支付方式也可能会过时;正如CD机被MP3播放器取代一样,信用卡也可能终将消失,未来的人们可能会更多地使用移动设备进行支付;由于在网上浏览和下载电影更加便捷,现在很多视频网站已经开始跟电影院“抢生意”,只需申请注册一个会员,就可以观看刚刚上线的国际大片,所以,电影院也很可能衰落并消失……

  这份看起来有些“危言耸听”的预测报告其实并非凭空臆想,它是经过一系列推断才得出的结论。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同样面临着这些问题,也必须做好接受这些问题的准备。而正处在节点上的大学毕业生,则要慎重地以未来趋势为核心考量,然后去选择、规划自己的行业,从而让自己获得更高质量的生活水平。

  计算机只是一台机器,互联网只是一种技术,但它们又不仅仅是一台机器、一种技术,它们不会把世界变成理想国和乌托邦,不会改变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不会改变人类社会的基因序列……但是,它能迫使产业结构进行调整,重构企业的供应链和消费渠道,降低生产和服务的成本,从而开创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市场”(不是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大英帝国那样的殖民体系)。

  我们正在经历的科技革命,正在促使社会进行一场转型——就像春秋战国时期的转型一样对后世具有重大意义。每一次社会转型期,都会伴随着权力和财富的重新分配,可能会拉大贫富差距,也可能会使得一些富人倾家荡产,一些穷人获得陡然而富的机会……科技革命还促使人类的世界观发生变化,“以前就是这样做的”甚至“昨天就是这样做的”很可能成为你失败的原因。科技在革命,世界在改变,人类不得不改变也必须去改变。

  但笔者观察后发现,现在社会上大量存在着这样一种人:或者出于好奇,或者出于无奈,这一类刚刚步入社会的85后和90后,选择了一种在中国颇为流行的生活方式。这类人自信心爆棚,无知,金钱至上,伴随他们的,却是工资入不敷出,不断跳槽(被辞退)以及各式各样的满腹牢骚。在物质生活上“既饿不死也撑不着”,其手段也多半是“拆东墙补西墙”,经常能在他们身上看到价值不菲的奢侈品,然而他们做到这些的工具主要是两张及以上的信用卡……这类人身上所呈现的共同文化性征也很明显:即便是顺利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他们也表现出极度的知识匮乏;直接或间接经历单一,所闻、所见、所思零星片面,不成体系;缺乏独立思考精神;缺乏能让他们找到工作并赖以为生的专业技能;沉溺于物质享受,喜欢以知名品牌发烧友进行自我标榜……

  这类人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身处科技革命的大时代,享受着科技创新带来的成果,但其思维依旧停滞在这场革命之前,他们对因科技革命而引发的社会结构的重新洗牌浑然不觉。科技日新月异,制度愈发健全,经济、商业、政治、文化,各个领域正在走全球化之路,其中一个重要表现是:人们对商品的选择心理已经成型,从以前的被动接受发展为今天的挑剔拣选。按照自由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生产者和消费者会越来越强调创新与质量,而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也会以策划案、创意广告的形式表现出来,一切与之无关的环节(朋党、宗亲、等裙带关系)都会在节约成本的前提下自动瓦解,比如各种非法招标竞标。而这些参与其中的人,就是依存在这些环节上而又即将被取消的一个群体。

  与已经获得稳定社会地位的60后、70后相比,处于人生转折点的80后、90后刚好也处于科技革命的时代节点,没有稳固社会地位甚至没有稳定收入的他们,必须,也只能牢牢抓住这个时代所馈赠的机遇。

  【作者简介】张小泱,本名张庆利,1988年1月生,山东冠县人,第四届泰山文学奖获得者。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三家分晋:战国的前夜》《仓颉》,长篇人物传记《齐桓争霸》,历史读物《神奇的北魏》,长篇报告文学《就业季》等作品。担任电视剧《袁崇焕》联合编剧,原创作品《三家分晋:战国的前夜》改编电视剧本《乱世歌》。

万博

上一篇:全自动鞋垫鞋面鞋舌丝印机鞋子eva人字拖印花机高速转盘丝网印刷机两工位轮转电动丝印机四工位带机械手上下料丝网印刷机

下一篇:美式风的家适合铺贴壁纸搭配有窗幔的窗帘更大气!